3G门户CEO张向东炮轰离职副总裁 财经

3G门户CEO张向东炮轰离职副总裁 财经

时间:2020-02-12 17: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晚报记者 秦川 报道制图 邬思蓓

尽管昨天正值热闹的公司年会,但3G门户网总裁张向东却怒发冲冠。这位IT大佬以一句“自揭伤疤,并非易事”为始,质疑去年底已离职的前副总裁李幸福私吞员工股权,号召互联网行业对其封杀。

“给你们团队的现金、股票、期权,你都要求自己分配,可是你最后没有给任何一个人。”言语间,张向东直接在微博上痛斥李幸福为骗子,要求他出面认错。而多位3G内部人士也佐证了上述说法,一位GO浏览器团队的前员工坦言自己直到离职都未拿到半张期权。对于上述炮轰,李幸福昨天下午则发布了一封公开信,以数千字阐述了自身离职始末,但对核心矛盾未予任何正面回应。

张向东自揭“家丑”

“在公共平台上道出家丑,对公司、对我个人,都有损伤。但我决意如此,并非泄愤,或是一时气盛,我不想让Brian Lee李幸福这个骗子继续祸害。”张向东昨天下午在微博写下上述火药味浓重的语句。

根据可查资料,李幸福曾任3G门户技术副总裁,同时自称是公司第三大个人股东,去年年底离职后已被UC董事长俞永福招致麾下。过去两年多时间中,在移动互联网市场,UC浏览器和3G门户研发的GO浏览器一度处于胶着的竞争状态。

张向东自揭的“家丑”,似乎是积怨已久。据其透露,公司高管层给予由李幸福带领的GO浏览器团队的现金、股票、期权,全部被其要求“自己分配”,但最终没有给任何一个人。 “我每次试图代表公司和你的团队谈分配,你就哭一次,说我不信任你。你的眼泪可真是说来就来啊。 ”张向东隔空喊话称。

就上述风波,记者致电3G门户公关总监,对方表示张向东微博所述内容属实,但暂拒绝披露更多详情。而张向东本人也以当天正值公司年会为由,婉拒了媒体的采访要求。

团队矛盾或沉疴已久

一位熟悉3G门户与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人士昨向记者透露,上述两位高管之间的矛盾或已非一日之寒。

“你可以看张向东平时的微博,基本都是在做最佳雇主形象推广的,说话很谨慎,很注意自身形象,这次撕破脸开骂很蹊跷。 ”上述人士分析称,张向东以前也是媒体人,在南方人物周刊做过记者。 “此人可谓深谙传播之道,微博表面看来随意,实则不然。 ”

记者注意到,不少3G门户网的员工、GO浏览器团队前核心人员已先后前往上述微博留言,甚至GO天气的官方微博都连转多条爆料。“每周工作70小时,但无加班费。这样‘自愿加班’,都想哪天能分到股票。但最后除了股东,其他团队成员都没有。 ”一位离职员工称,直到张向东公开揭露后他才知道有这么回事,因而想替坚持到最后的团队成员说几句话。

据上述员工透露,李幸福还曾召开全员大会,宣布 腾讯 马化腾欲收购整个团队,收购金额从6000万不断提升到9000万,最终这则“喜讯”则如石沉大海般销声匿迹。而更多爆料则情节极尽狗血,内容堪比肥皂剧,难以一一求证。“风险行为有个阈值,超过此阈值,恶名将爆炸式在业内传播。”有业者总结称。

“他不出来认错,就不要想在互联网领域现身,无论中国、英国、美国,还是新加坡。 ”张向东通过微博表示。

当事高管公开信回应

作为这场风波的另一方当事人,李幸福在移动互联网行业颇具名气。昨天下午,他以一封《致3G门户同事和公司股东的公开信》作为回应,披露了离职始末,但对遭遇炮轰的期权分配等问题未作任何解释。

资料显示,李幸福剑桥学医出身,曾供职于高盛和淡马锡,在IT方面获得多项专利。上次IT业萧条时,他在英国招揽了不少优秀人才,投资成立移动游戏团队MikaMobile,曾推出App StoreTop10游戏Battle heart。回国创业后,他推出手机浏览器“GO”,用户累计超过2500万,稳居移动浏览器前三名。

对于加入3G门户以及离职始末,李幸福在公开信中透露,他当初回国后创立的纤炫科技被3G门户通过换股的方式全资收购,自己也由此成为第三大个人股东。取得一系列成绩后,由于一些错误的决策,GO浏览器在业内其他公司力推各家产品时未能很好跟进,在技术资源调配上也出现失误,最后公司决定放弃该产品线。

“2011下半年,由于对战略决策的不同想法,我和高管团队产生分歧。 ”李幸福称,他于去年11月31日(此为原文,但11月并无31日)离开了3G门户网。 “经过深入的思考,我认为离开对团队发展更好……但很不幸的是,在我离职后不久,公司就决定裁撤这个部门,让我感到压力很大。 ”

对于张向东所指责的 “私吞员工侵权”,李幸福未予以只字解释;同样,对于他公开信所述的内容,3G门户方面也拒绝回应。

不过上述行业观察者告诉记者,若李幸福所言的 “3G门户第三大个人股东”属实,说明他所持股份已经超越多位公司元老,包括当年牵线搭桥收购纤炫、担任他直属上司的CEO郑裕强,以及张向东的同班同学、现任COO的曹映明,逻辑上令人略感费解。

截止记者发稿前,当时双方均拒绝就此事发表进一步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