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服刑人员睡下铺 年轻的睡上铺一对一照顾

老年服刑人员睡下铺 年轻的睡上铺一对一照顾

时间:2020-03-16 10:05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正在审议的刑法修正案(八)草案规定:对已满75周岁的人犯罪,只要符合缓刑条件的,应当予以缓刑。草案一出,老年人犯罪是否该享受从宽这一“优待”?“从宽”的年龄为什么是75岁?目前老年服刑人员在监狱的服刑改造生活是如何安排的?……关于“老年人犯罪”这一话题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和讨论。成都商报记者日前独家探访成都女子监狱老年罪犯监区,真实记录老年服刑人员在狱中的服刑生活:老年监舍里,老年人睡在下铺,年轻的睡上铺,一对一照顾他们;老年服刑人员一般也不劳动……成都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张蓉萍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老年人犯罪之后,根据其身心实际情况,如能纳入社区矫正效果会更好。

  刑法修正案(八)草案

  对老年犯罪从宽的规定:

  ■对已满75周岁的人,不适用死刑。

  ■对已满75周岁的人犯罪,只要符合缓刑条件的,应当予以缓刑。

  ■对已满75周岁的人故意犯罪的,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过失犯罪的,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一个69岁服刑人员的监狱生活

  年老多病 在监区和医院间来回往复

  成都女子监狱的二监区和六监区是该监狱最特殊的两个监区,这儿关押着一群老年服刑人员,监区的管理方式有别于普通监区。刘明珍是六监区的一名服刑人员,今年69岁,因强迫卖淫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被判刑前,刘明珍是一名普通农妇,有5个子女,家族人丁兴旺。每到秋冬季节,刘明珍的肺心病就开始发作,常常一口气上不来,憋得嘴唇乌紫并浑身水肿。同时,刘明珍还因哮喘病吃了20多年的药。

  刘明珍的服刑生涯,基本是在监区和监狱医院之间来回往复。2006年10月,刚到成都女子监狱服刑,刘明珍便犯了病,在监狱医院住院3个多月。在入监检查时,还发现刘明珍有高血压、慢性支气管炎、脂肪肝等病症。“去年一年,我住了16次院,每次住院时间都在15天左右。”刘明珍说。她频繁的看病纪录在病历本上可见一斑:2008年12月9日、12月12日、12月16日、12月19日、12月23日……从2008年9月12日起,刘明珍的病历本已经用了三本。

  睡在下铺 由上铺中年狱友专门照顾

  “监狱干警对我很照顾,医生对我也很好。”刘明珍说。她身边还有一个几乎形影不离的身影———同是服刑人员的赵堇。47岁的赵堇因贩卖毒品罪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和刘明珍是同一个监舍的狱友,两年前被监狱指派照顾刘明珍。她的工作就是照顾刘明珍的饮食起居,洗衣服、打饭,打水,刘明珍要外出走动,她就在一旁搀扶,监区算成她的工作量计分考核。睡在上铺的赵堇还要随时留意刘明珍的病情,如果刘晚上发病,赵堇要负责向监狱干警汇报,并陪同她去监狱医院看病。

  刘明珍所住的监舍住着12人,睡在下铺的是和刘明珍一样的老病残者,上铺的服刑人员每人指定负责一个老病残者。监舍门口有报警铃,老病残者一旦生病,她们负责向民警报告。大门上方还有一个探头,民警值班室的监控画面监控着该监舍,以及另外一个老病残监舍。“我们要随时观察这些老病残犯的情况,防止出现意外。”六监区教导员李玉蓉说。

  极少参加劳动 狱警定时送药

  刘明珍因病常常需要卧床休息,因此极少参加监狱的劳动,劳动考核分值累计就很慢。服刑近5年,刘明珍才累计了76分,超过可以申报减刑的72分,目前她已向监狱提交减刑1年的申请。另外,老病残监区的民警还有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每天定点给服刑人员送药。“每天餐后半个小时,监狱干警要把药给她们分好,看着他们服下去。”二监区监区长宁晓英说,为防止部分服刑人员囤积药品发生意外情况,老病残监区对服刑人员的药品进行了严格的管理。

  “老年服刑人员在饮食上并没有特殊的照顾,但很多老年人牙口不好或口味清淡,则由本人向监狱干警申请,凭监狱医院开具的处方签,监狱食堂为他们准备流食或每天增加一个鸡蛋或安排至清真食堂吃饭。”宁晓英说。刘明珍说,虽然监狱干警对他们照顾得很好,但她希望能得到减刑,早日回到亲人的身边。

  专访

  成都女子监狱副监狱长张蓉萍:

  “将老年犯纳入社区矫正管理效果更好”

  成都商报:老年犯在监狱中大概能占到多大的比例?

  张蓉萍:按照监狱管理局对老年罪犯的定义,60(含)岁以上的服刑人员都是老年犯,我们监狱60岁以上的服刑人员有93人,占到监狱押犯总数的4.5%左右。我们对老年犯实行的是集中关押、管理,和一些病残犯一起,关押在两个老病残监区。

  成都商报:监狱在管理上,对老年犯和普通罪犯有哪些不同?

  张蓉萍:监狱的功能就是惩罚和教育改造,老年人犯了罪,按照法律要求也应当接受惩罚。但考虑到他们身体上的特殊性,在刑罚执行上,监狱更多的还是体现人文关怀。监狱的减刑、假释都是以分计奖,老年犯的考核分值约是普通罪犯的70%,通常都被安排做一些简单的手工活。有些老年犯身体很差,常年卧病在床,我们安排了指定犯人24小时照顾。病情需要的话,还将送医疗条件更好的病犯监狱接受治疗。符合保外就医、假释条件的老年服刑人员,及时给他们申请保外就医或假释。

  成都商报:正在审议的刑法修改案(八)草案规定对75岁老人符合条件的尽量判缓刑,你如何看?

  张蓉萍:这个规定很人性化,符合刑罚执行的需要。一般来讲,70岁以上的人(尤其是女性),社会危害性已经很弱。其次,很多老年人听力、视力严重下降,有的甚至常年卧病在床,不仅无法劳动,甚至需要专门派人24小时照顾,可以说,这些老年人已经没有了服刑能力。说是改造,其实他们基本处于养老状态,达不到惩罚和教育改造的初衷。将这些老年人关押在监狱和家人隔离开,对他们不好,现在社会矫正正在全面推广,将老年犯纳入社区矫正的管理对象,由社区和家庭进行共同教育,比将他们关押在监狱的改造效果更好。(服刑人员均系化名)成都商报记者蔡小莉 摄影报道

  声音

  “从宽不是不惩罚,缓刑也是刑罚”

  “从宽会纵容犯罪,能否提高到80岁”

  “从宽是考虑老年人控制、辨认能力低”

  刘明祥,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我国古代刑法就有关于老年人犯罪从宽处罚的规定,这次的修改弥补了我国现有刑罚上的一个漏洞,体现了对老年人的特殊保护。对老年人犯罪从宽处罚,主要是考虑到老年人在辨认、认知和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方面与成年人存在差距,同时也考虑到犯罪的主观恶性和罪恶程度。

  “从宽不是不惩罚,缓刑也是种刑罚”

  小李,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在读研究生

  尊老爱幼是我国的传统,老年人的身体、心理、意识、自制能力相比一般人都有所下降,这也导致他们的犯罪能力下降,相应的他们的刑事责任能力也在降低。对老年人从宽处罚、不适用死刑,这样规定是比较好的。同时,我认为草案只是说“从宽”,并不是说不惩罚,而且缓刑也是一种刑罚,并不是对老年人犯罪放任不管。至于说可能会纵容犯罪,我认为这是多虑了。毕竟正常人都不愿意犯罪,更何况是年迈的老年人,而且缓刑也需要缓刑的条件,不是一概都缓刑。

  “对老年人犯罪从宽会纵容犯罪”

  小付,四川大学通信专业硕士研究生

  我认为法律对老年人犯罪“从宽”处理,会纵容犯罪。因为老年人是完全行为能力人,和其他公民享受同样的权利,一旦犯错也要同责。对老年人“从宽”虽体现出人道主义精神,但这样就否定了法律的公正性。同时,75岁的人还是有犯罪能力的,而且部分老年人社会阅历丰富并不会存在认知错误,如果这些人利用法律的“从宽”规定大肆作案,审判时又对其“从宽”,我觉得这不符合刑法“罪刑相适应”的原则。

  “75岁太年轻,能否提到80岁”

  张韬,成都某IT公司技术部负责人

  对老年人犯罪从宽处理我没有意见,我只是觉得从宽的年龄能否提高到80岁。目前中国已经进入老龄社会,由于生活和医疗条件的改善,人的寿命越来越长,75岁身强体壮、意识清醒的人很多,而这部分人是具备犯罪能力的。我认为从宽年龄提到80岁更合适,因为80岁以上的老年人普遍来说才会出现智力退化的现象。

  成都商报记者 郑钰飞 实习生 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