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曙光:缩减三成,《中央定价目录》修订的意

李曙光:缩减三成,《中央定价目录》修订的意

时间:2020-03-18 17:0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财新网】(专栏作家 李曙光) 《中央定价目录》就是中央政府各部门对各种类定价项目进行规范的目录,是规范国务院有关部门定价权限和范围的清单。《价格法》第十九条规定“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的定价权限和具体适用范围,以中央的和地方的定价目录为依据”。由于社会与市场投资者普遍关注中央政府定价机制改革,希望价格机制更趋市场化、法治化,因此,此次《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意义重大。

  早在201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就推出了关于价格机制改革的意见,其中提出到2020年,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科学、规范、透明的价格监管制度和反垄断执法体系基本建立,价格调控机制基本健全。党的十九大对价格机制改革提出了“价格反应灵活”的新方向。 2017年11月,国家发改委出台深化价格机制改革意见,提出到2020年的改革目标是,中国由市场决定价格机制基本完善,以“准许成本+合理收益”为核心的政府定价制度基本建立,促进绿色发展的价格政策体系基本确立,低收入群体价格保障机制更加健全,市场价格监管和反垄断执法体系更加完善,要素自由流动、价格反应灵活、竞争公平有序、企业优胜劣汰的市场价格环境基本形成。

  今年已届2020年,中央与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价格改革目标能否实现呢?

  根据新修订的《中央定价目录》,与现行《目录》相比,具体定价项目减少到16项,缩减近30%。修订的主要内容包括:

  一是删除近年来已经明确放开价格或取消收费的定价项目,删除2015年以来国家明确放开或取消的价格和收费项目,主要涉及铁路、民航、港口、邮政、银行,以及食盐、代办签证服务、国家储备糖肉交易服务、增值税税控系统产品及维护服务、学历学位认证服务、公民身份认证服务等领域。

  二是突出垄断环节定价监管和竞争性环节价格市场化改革方向。坚定不移推进竞争性环节的市场化改革,将政府定价范围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如电力和天然气价格,按照“放开两头、管住中间”的改革思路,将“电力”项目修改为“输配电”,“天然气”项目修改为“油气管道运输”。

  三是根据机构改革职责调整定价职责。如对部分特殊药品及血液的定价部门,根据机构改革职责进行了调整。

  此次《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步子迈得较大,目的是形成以市场调节为主的价格机制。目前中国市场调节价的比重超过97%。

  此次《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有以下意义:

  1.有利于推动以市场化法治化为导向的价格改革。此次《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大幅缩减中央政府的定价种类与范围,定价项目同口径统计缩减近30%。修订后的《中央定价目录》主要包括输配电、油气管道运输、基础交通运输、重大水利工程供水、重要邮政服务、重要专业服务、特殊药品及血液等7类16项。充分体现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政府定价范围限定在重要公用事业、公益性服务和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的要求,坚定不移推进竞争性环节的市场化法治化改革。

  2.有利于同步推进政府放管服改革,改善优化营商环境。价格是市场机制的核心,对已形成充分竞争或具备竞争条件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应放开由经营者自主定价,此次《中央定价目录》的修订,实质上是推进价格机制上的简政放权,从市场商业交易角度讲,是一次降低社会交易成本与减负的过程,有利于营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激发市场活力,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3.有利于明晰中央各部门的价格职责,进一步促进政府定价的规范化、法治化和清单化。明确哪些价格由中央何部门定价,如何定价。2018年《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对部分定价职能进行了调整,定价项目的定价主体发生了变化。按照党中央关于推行政府权力责任清单制度的要求,依据《价格法》相关规定,及时修订《中央定价目录》并予以公开,可以进一步明确和规范相关定价主体和定价内容,增强中央政府各部门定价管理的透明度,便于社会各界对价格工作的监督,促进政府部门进一步增强依法行政、依法定价的理念和意识。

   作者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吴秋晗